软体晨安

谁拆扁庄扁我拆谁
最近新墙头霍好

农药娱乐圈

-农药娱乐圈设定

-写着玩没有原型

-我当然不会写词(理直气壮 那首歌是少恭和donlise的《冬日记》超好听!疯狂安利!

秦缓婉拒了某著名综艺明星的邀约。尽管经纪人在一旁不断使眼色,他还是摇头谢过,自己一个人打扮好,离开了综艺节目现场。

C城的夜从来都不缺人气。

即使深夜十点街道也依然车水马龙,道路两边精品店家,透过玻璃照出的白炽灯光亮得人晃眼,可就算这样,仍有人醉倒街边,迷失方向。

秦缓站在街头,有些迷茫。

他已经五个月没有接到新歌,自己也陷入瓶颈期,灵感枯竭,想不出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曲调但为了保持曝光,经纪人趁着他有点人气,给他接了一档收视率不错的综艺节目,借此也希望他能结识一些“贵人”。

秦缓是选秀节目出身,虽然人长得不错,但性子闷,也不会说话,所以本身并不让人看好。可架不住他是实力派,娱乐圈花瓶遍地,总要有人来撑门面,何况现在观众就好他这款,于是在节目里一炮而红。

也只是红过那么段日子而已。

秦缓自暴自弃地走进一家夜店,出人意料没有群魔乱舞,也没有锣鼓喧天的场面。

夜店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散在角落,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舞台,舞台上一个人正在调试设备。

秦缓看着好奇,随意在吧台坐着,点了一杯酒,安静等候节目。

“咳。”

舞台上的人咳嗽一声,秦缓抬眼看去。

那人顶着一头青绿色的卷发,身上一身黑皮衣加破洞裤,但面目清秀,看不出是出入这种场所的人,倒像个入学不久的大一新生。

“今天唱五首,四首客人点歌,最后一首原创歌曲送给大家。请点歌的客人在吧台登记,我们随机抽取四首,谢谢大家配合,谢谢。”

声音挺干净的,咬字也够清脆,还有俏皮的尾音加分,是一副老天爷赏饭吃的好嗓子,秦缓想。

“好的,第一首歌是我们3号桌的客人点的,《消愁》送给大家——”

秦缓看着在舞台上如鱼得水的歌者,心中不免惆怅,却又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愫。

如果是我,会更加耀眼。

秦缓瞎想之间,一首歌已经唱完。

“嘻嘻,谢谢各位客人的打赏!有了打赏,为了不让客人亏本,那我只好更加卖力啦!”

秦缓看着他喝了一口书后,匆匆跑下台,没几分钟,又抱着把吉他上台。

“现在开始第二首歌——!”

第二首歌是一首经典情歌,曲调哀伤,大概是怕客人们听了伤心落泪,歌者特意做了改动,又唱唱跳跳的,反而别有一番味道。

两首歌下来,夜店的气氛被炒热,有人大声跟唱,有人摆动舞姿,更有人打赏不断。

也许是专门来听他唱歌的吧,秦缓想,真好啊。

为了不显得自己的特殊,他也跟着打赏了一些。

“好啦,今天的最后一首原创曲子送给大家!”

不知不觉间,时间飞速逝去,竟那么快就到最后一首了。

歌者一口气将一瓶水喝完,接着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扔进垃圾桶里,引来不少口哨声和鼓掌声。

“寂寞的夜里我走在街道

擦肩而过的人群在喧闹

……”

秦缓一愣,这首歌轻快元气,配上歌者干净的少年音,朝气四射,给深夜迷茫的人带来能量。

“谢谢大家!我是庄周,我们下次再见!”

庄周——

秦缓身体快于脑子,向庄周跑去。

“你好,我是秦缓,我……”

“啊,我不签名的。”

……

“不是,我……”

“我很赶时间的,先走了!有事的话,下周这个时候再来找我吧!”

庄周误将他认为粉丝,收起好东西,迅速溜了。

秦缓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,心里一句腹诽,夜店歌手也会被人找签名的?

而此时,电话铃声响起,是经纪人。

如果有一天徐福再次出现在秦缓面前,而秦缓一心复仇,那么庄周一定会帮他。


不为别的,只因为他们是「共犯者」。


农药娱乐圈设定

韩信-投资金主

李白-天王巨星

庄周-潦倒词作

扁鹊-过气歌手

王昭君-热门一姐

甄姬-透明偶像

呜呜呜占tag歉有没有太太愿意产粮啊

梦想是再次看到沫沫产粮我真的哭辽我好想吃药鱼粮啊啊啊啊


养成

-先写个鹊鹊的试手

-可爱都属于幼体 ooc都属于我

-啊我最近真高产(bu

5岁

秦缓是个跟屁虫,墨翟总这么笑他。

他也不恼,跟在庄周身边,也不爱说话,安安静静的。

庄周上课,他搬一张小板凳乖巧地坐在门边,学生们用自以为不大的声音讨论他,也吓不着他;逛街是有那么些兴趣,小脑袋乱转,眼睛也这里瞟瞟那里瞅瞅,庄周问他想要什么,他却摇头。一旦庄周想坐下歇会儿,他总能迅速地找到空座位,真奇怪;回到家,庄周做晚饭,他就在一旁打下手,洗菜择菜特别熟练。

庄周有回也来开他玩笑:“你真是黏着我的狗皮膏药。”他好久没说话,像是生气了,可没人注意到。

那天回到家后,他才憋出一句话对庄周说:“我要照顾你,不然你走丢了,怎么办。”

10岁

秦缓做好饭在家里等庄周回家。

他一向是别人嘴里“别人家的小孩”,作业乖乖地自己完成,家里也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可是今天,庄周吃完饭照例打算进书房备课,秦缓拿着一本书支支吾吾地道:“这个……还没学过。”

庄周笑了:“来吧,我也体验一下家长的感觉。”

15岁

那天圣诞,秦缓破例和庄周请了个假,说是会晚点回家。

庄周一向不过什么洋节,自然就不知道现在这些年轻人的门门道道,手一挥,放了行,只当是孩子有什么事,毕竟秦缓从小就没让人操过心。

时针晃晃悠悠地就到了九点半,可秦缓还没回家,庄周有些急了,正准备出门,门从外面被打开。

“去哪了?那么迟才回?”

秦缓沉默地换好鞋,把书包放在鞋柜上打开,翻找着什么。半晌,找出一封粉红色的信封递给庄周。

?!

“原来是收到情书,和女孩子出去玩啦?年轻人啊,真好,”庄周把那封信放在鞋柜上:“不过,女孩子的信还是留着自己看吧。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啊?”

秦缓摇了摇头。

“我只喜欢子休。”

20岁

秦缓的成绩好到本地的大学没能容下他。

虽然当初填志愿时,秦缓考虑了很久。庄周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执拗地想留在本地,在他还没想明白时,秦缓那张迟迟未交的志愿表终究是交了,而志愿学校填的也是最好的大学。

从那以后,庄周总算是操了一把家长的心。每次秦缓回家时,手里空空如也,返校时,提满了东西,尤以食物最多。

但总有异地无可避免的担心。

秦缓感冒了,前一星期坚信感冒最多一个星期会好,所以死撑着不肯吃药,后一星期,庄周飞到他们学校,三餐盯着他吃药。

不然,视频时,看着秦缓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的,自己都难受。

25岁

秦缓成了庄周的同事。

表面上是稷下学院最年轻的教授,学生们疯狂偷拍的对象,实际上是监视庄周的保姆。三餐从家里带便当,有课没课都陪庄周吃完;记好庄周下课的时间,要是自己有课,就提前帮他打好车,要是自己没课,就和他一起散步回家。

某天,庄周下课后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,才坐下,就升起一丝困意。转眼,就把网约司机忘在脑后,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秦缓急急找来时,只见他睡得正香。

“子休,子休,回家睡。”

庄周迷迷糊糊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,知道是秦缓,便有意撒个娇:“等会儿。”

秦缓没动他了,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他。

岁月静好啊。

关于死亡

贤者一个人悄悄地回到了稷下,在学院中深居简出。若不是某天一调皮学生不小心闯入学院禁地,就不会发现贤者回到了稷下。事后,尽管学院大力施压,但此消息还是在学校内迅速传播并且引起轩然大波。不久,学院公布出官方消息:“庄老师确已回归学校,但因身体抱恙,无法授课,望同学们谅解。”同学们缠着墨翟,想让他带着他们去看望庄周。但是,墨翟皱起的眉头和严厉的语气吓到了他们,此后,再没有人提起。

某个风和日丽的晴天,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情况下,庄周溜进了他在学院的办公室。

他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他被发现的那天,学院放了一天假,而贤者心心念念的那人也出现在稷下。

“你不愿让我亲眼见你死去,但你死后,我仍要爱你。”


四季•冬

-日我终于写完辽

-我永远爱他俩呜呜呜呜快去结婚好嘛

-甜甜甜

Winter

奇了怪了,往年早早就开始落雪的城,今年却是到了冬至,才稀稀落落的坠,零零星星的也未铺满整个城市。直到今年的最后一天,雪落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

虽然没有雪,但真是冷,个位数的温度直教人想窝在被子里,或缩在火炉边。要是再懒懒地捧上一杯热可可,和亲密的人腻在一起,看上一部嘻哈喜剧,甚好。

秦缓难得得了七天假,和庄周挨在家里。

家中的地暖一直未关,客厅里电视屏幕播放着令人头大的宫斗剧,庄周没模没样地枕着秦缓的大腿刷手机,盖在肚子上的毛毯一半掉到了地上,而秦缓边用手指洗洗梳着庄周的头发,边满脸严肃地看电视。

“阿缓,被子。”

秦缓无动于衷。

电视机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声:“你到底爱不爱我?!我看你的心里早就没了我吧,那个人是谁!你告诉我!”

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“阿缓,被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秦缓捡起地上的被子把庄周裹住,抱在怀里。

“别多想,我爱你。”

“那我们今晚去吃火锅吧。”

这什么破答案?正确回答不应该是:“我也爱你,”然后两个人保持这个样子一起看宫斗剧吗?

呵,老夫老妻的,能有什么鬼反应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看你难得有假,冬天又是个吃火锅的好季节,今天作为一年里的最后一天,我还一次都没有吃过,再不吃就要等明年了。”庄周一本正经地看着手机说道,等着鱼儿上钩。

“行吧。”

“好!”

庄周把手机上正在看的帖子收藏,麻利的点开订餐软件挑选了一家火锅店订餐。

秦缓不会知道的是,庄周刚刚正在看智乎上一篇推荐火锅店的帖子,正巧帖子的第一段就是“冬天是个吃火锅的好季节,而今天作为一年里的最后一天,您的伴侣也陪在您身边,此天时地利人和,何不去火锅店感受一下冬日专属热情,不然等着明年去吗?”

秦缓站在门外,时不时看一眼腕表。

“来了,来了。”

庄周急急忙忙抓过客厅木柜上的围巾系好,穿鞋拿钥匙关门锁门,动作一气呵成。

“走吧。”庄周自然地牵起秦缓的手。

秦缓却松开,无奈地帮他整理好翘起的发丝,又帮他重新系好围巾,才牵起他的手下楼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天已经纷纷扬扬开始飘雪,像细细的棉花糖,像荔枝味的果糖,冬日的雪是甜的。

“呼呼呼~”

庄周不停哈气,端起一旁的水杯大口喝水。

“都说了,你就该吃个白汤,还不听。”

秦缓接过庄周递来的水杯,重新给他满上。

“别喝太急了,待会呛着。”

“不会……咳咳咳!”

秦缓无语,帮他拍拍背,又抽出纸巾给他。

庄周咳得喉咙痛,眼睛红了一圈。

“挑战一下自我嘛,谁知道呢。”

庄周无所谓,还在往锅里下菜。

“辣都辣了,就辣个痛快算了。”

秦缓无法,只好陪他一起吃。

“唔,听说今晚中央广场有活动,我们去看看?”

庄周将擦了嘴巴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,向从店里结完帐出来的秦缓询问。

“去吧去吧,趁着雪还不大。”

秦缓伸出手,便有雪落至手心,凉凉的,很快就融了,融在手心里,却也不湿。

街道被一层薄薄的雪铺盖,但不给人冷的感受,反而生出一丝静谧。

也许是中央广场有活动,早早地堆满了许多人,黑压压的一片围着广场中央一圈一圈站着。

已是十一点多的深夜了,雪越下越大,飘飘洒洒,然而这也熄不灭广场上群众的热情,反而成了他们的助燃剂。

“5、4、3、2、1!”

广场中央“嘭、嘭、嘭”发射出炫亮的烟火。

火光照在人们身上,也照在庄周和秦缓身上。

“秦先生,我爱你。”

庄周笑眯眯的面对秦缓。

秦缓没有说话,慢慢低下了头。

雪落在他们头上,好似白了头。

愿只愿长相守,共白头。

置顶

这儿晨安!是头傻逼白熊!

智障儿童欢乐多

杂食 吃的无敌多

主农药\APH\原耽

我永远爱药鱼还热衷写他们的刀子(。

over 想有人找我玩


死辽我永远爱手稿

记事本里屯了两篇文还有一篇脑洞没记下来呜呜呜

等后天老婆给我送笔和纸来


这个小兵真的超级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各位!峡谷重案组了解一下!